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 >   影視資訊

韓劇《迷霧/Misty》為何成功?塑造了中年危機下成熟女性

發布時間: 2018-06-22         閱讀:  90  次  

壹直以來,女性的人生在大眾影視作品中呈現為壹個巨大的斷裂,熟齡的人生是被剪輯截除的“廢料”,她們的故事總是結束在擁抱愛情、嫁人生子童話式的結局。韓劇《迷霧》能刷屏,很重要的原因也是“奇貨可居”——塑造了壹個冷酷、不顧壹切往上爬的“雪穗”式大女主,還是“高齡”。

復雜立體的熟女主角是稀缺人設

2018年開年,TVN出品的《機智監獄生活》就憑借豆瓣9.4的高分制霸、提前預訂了“年度韓劇”。但僅僅時隔倆月,它便遭遇了強勁對手——來自JTBC的金土劇《迷霧》。暌違熒屏多年、已近天命之年的演員金南珠與池珍熙[微博]聯袂出演了這部愛情懸疑片。

人到中年,女主播高惠蘭(金南珠飾)面臨著來自事業和家庭的雙重壓力。工作上和上司鬥智鬥狠,回家要應付急於抱孫子的婆婆,夫妻形同陌路,卻還要在等著看自己笑話的同事面前維持家庭美滿的表象。不少中國觀眾也大呼過癮——不是因為高惠蘭夠狠又夠慘,而是國產劇裏,這樣復雜立體的女性形象,太稀缺了。

這樣的人物,其實在韓劇裏也是少見的。高惠蘭很容易讓觀眾聯想到《白夜行》的雪穗。都是自始至終戴著面具的人,“雪穗從不以真面目示人”,在別人面前她壹直是以唐澤雪穗的身份出現的,高雅,美麗,聰慧。在身後默默守護雪穗的桐原亮司,為她而犯罪、過見不得光的生活。

高惠蘭同樣是這樣壹位與其說因為理想,不如說是因為欲望而充滿迫切感的主角——因此而打壓有天賦卻同樣迫切的後輩;因此選擇能夠助力自己、“成為我的名片”的丈夫;因此在母親彌留時刻,她選擇不回頭,去爭取可能幫她奪回事業的采訪對象。高惠蘭甚至還有壹位和亮司壹樣,為了保護她而入獄的青梅竹馬。

同樣的,《迷霧》對高惠蘭的塑造手法,和《白夜行》壹樣沒有立場、沒有預設,就是用介入的他者視角在講故事。高惠蘭並不是壹個被妖魔化的“女魔頭、男人婆”形象,反而極具女性魅力。《迷霧》看似是壹個講述女性中年危機、互相撕扯的故事,卻又讓高惠蘭跳出了情愛的爭寵圈,她甚至有實現“正義社會”的理想。

然而目前的劇情中,她每壹次去質疑、去抗爭、去為弱勢群體呼聲,其實也只是為了自己“爬得更高”架梯。矛盾即張力,這樣壹個不少女、不天真、甚至不善良的女主角,卻能讓妳為她揪著心——因為太真實。

女性在職場的弱勢是該劇的現實映射

70後女演員金南珠的出演,讓高惠蘭這壹角色成為無數觀眾的“真女神”。但金南珠的精英質感不僅在於紅唇妝容或是利落專業的服裝,而是她的氣質、氣場,“在骨不在皮”。

有趣的是,近日壹微博網友對於熟齡女演員的大膽“規劃”也引起關註:拍壹部《淑女的品格》,講述四位不婚主義的精英女性在都市生活中的瀟灑人生。重點在不婚主義、美麗、多金、愛的自由,並建議由女演員俞飛鴻、陳數[微博]、曾黎[微博]、袁泉[微博]來出演,甚至P好了海報。這壹腦洞獲得了眾多網友的力挺,被轉發高達9萬條之眾,“淑女的品格”與幾位演員幾小時內便登上微博熱搜榜。熱度不斷發酵,陳數與曾黎更是“翻牌”轉發稱 “有點兒期待”。

網友的期待、演員的回應,或許正折射了我們影視市場題材之單調,尤其是女性題材幾乎被“傻白甜”和“婆婆媽媽”兩分天下。無論是歐美還是日韓都有很多“老女人”的角色,唯獨華語區卻幾乎放棄了40、50代熟齡演員的故事。韓劇《迷霧》能刷屏,很重要的原因也是“奇貨可居”——塑造了壹個冷酷、不顧壹切往上爬的“雪穗”式大女主,她的野心和權力欲望直白地寫在臉上,至於終點,則是“能爬多高爬多高”。

無獨有偶,有人將今年第90屆奧斯卡的主題歸納為——媽媽了不起,“《伯德小姐》《我花樣女王》《大病》《三塊廣告牌》的幾個媽媽角色湊在壹起,光聊天吵架,就比超級英雄聯盟好看壹萬倍”。

相應的,現實世界中由好萊塢興起轟轟烈烈的“me too”活動(指始於西方娛樂圈反性騷擾活動)刮到韓國。這壹次,曝光了演員吳達洙“性侵”醜聞的正是播出了《迷霧》的電視臺JTBC,此次韓國的“me too”運動,最早也是由JTBC的節目《News Room》開始。韓國資深媒體人也必須承認:“其實,現在韓國還是男女非常不平等的”,也正因於此,他們塑造了壹位在男權主導的世界裏拼殺、克服時代的真大女主。

因此,《迷霧》無疑又非常適合放在女性主義的範疇之中去考量,因為它展現了壹個看似已經站在職場金字塔尖的女主播,在男性為主的電視臺裏依然弱勢的憤怒與尖銳。

現實社會至今不太能欣賞成熟女性

自《紅樓夢》就有壹種“熟女”貶值的言論:曹雪芹曾借寶玉之口將“變老”言說成了洪水猛獸,“女孩兒未出嫁,是顆無價之珠寶;出了嫁,不知怎麽就變出許多不好的毛病來,雖是顆珠子,卻沒有光彩寶色,是顆死珠子了;再來了,就變得不是珠子,竟是魚眼睛了。”這種說法認為,隨著時間的消磨,女人不僅外貌在變老,連人格也變得庸俗起來。

電影《美人魚》的角色分配,同樣是壹個巨大的隱喻:張雨綺[微博]的艷麗熟女臉只能是惡毒心機的女配,女主角只能是善良單純的“少女臉”的林允[微博]。而年紀更大的美人魚,只能是醜的化身。

這種想法在大眾文藝作品中,被反反復復地不斷重現,至於女演員則是流行黃金年齡論的劃分。壹旦出現熟齡女演員,往往就是《閑人馬大姐》式的“設定”,社會邊緣的“閑人”和“大姐”(甚至大媽)將她們的“處境”盡數道出,在中國社會中,高齡人馬上會被劃分到無性別的壹類人,這是對於人生可能性的剝奪。更為可怕的是,“變老”甚至似乎與生活坎坷、不幸直接畫上了等號。


出演了多部所謂“國產大女主”劇,如《甄嬛傳》、《羋月傳》、《那年花開月正圓》的演員孫儷[微博]在接受采訪時曾說,“我也壹直在想什麽是‘瑪麗蘇’,現在有這麽多戲都是以女人為主角的,女性視角,作為女演員應該享受,這是女演員最好的時代。既然觀眾喜歡看,我為什麽不能去演大女主戲?”但大多數所謂“女性視角”表象下的國產“大女主”,卻是類型的單壹和主題的蒼白——只是“瑪麗蘇”被愛與被救套路的重復,也不明白“值得可憐不意味著值得愛”,甚至她們的權謀之路也是男權意淫中的“斷情絕愛”和“功成萬骨枯”。

壹直以來,女性的人生在我們大眾影視作品中呈現為壹個巨大的斷裂,熟齡的人生是被剪輯截除的“廢料”,她們的故事總是結束在擁抱愛情、嫁人生子童話式的結局。正是在如此創作與收看的“錯位”中,章子怡[微博]的粉絲就勸其放棄出演“大女主”古裝劇,說到底其實是我們的觀眾對國產劇沒信心。畢竟,國產劇到現在還是不太能欣賞成熟的女性。

百視達DVD專賣店2018電影排行榜電視劇線上看2018大陸劇推薦2018卡通動漫在線觀看2018韓劇推薦排行高清DVD專賣店2018日劇推薦2018台劇推薦大台北DVD專賣店DVD影片專賣店美劇DVD專賣店2018歐美劇DVD港劇DVD高清版高清DVD購物網